南朝鲜保守集团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抗妄动将会招致更大灾殃

 

朝鲜中央通讯社29日发表了公报。公报如下:

一个月前,在西海海上发生一起非法入境的南方居民死亡事件。

其间,我方为了西海发生的谁也不希望看到的意外凶事不给北南之间的信赖和尊重带来更大的损坏,反映我方最高领导层的心意,向南方及时通报事件调查结果,还对在我方海域发生的不愉快事件表示歉意。

从此,我方为了搜寻并遣返尸体竭尽全力,但到现在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我方对此深表遗憾,并相关部门决定将持续采取必要措施。

但是,目前南方侮辱我方的善意,加剧同族不信和对抗的不礼貌之举愈演愈烈,到现在已逾越红线,引起我方军民的担忧和激怒。

其实,面对有关事件,我方并不是无话可说的。

回首过去历史,和平共处的国家之间在边境发生的小小事件扩大到激烈枪战的例子不计其数。

更何况,眼下北方和南方依然处于停战状态,而不是处于和平状态。尤其是,发生此次事件的地点是双方针锋相对的西海热点水域。

当时,在不知南方居民非法侵入我方水域的用意何在,加上他没有立即顺从检查的情况下,执行正常警戒任务的军人该如何应对?

对此,南方也会很明白的,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

但是,既然这起意外事件发生在我方主权管辖水域,我们考虑当前北南关系状况,向南方转达了歉意之心,并对事件发生后从南方内部传来的各种谣言发挥最大的忍耐,保持克制。

同族对抗意识深入骨髓的“国民力量党”等南朝鲜保守势力继续抛出“暴行”、“蹂躏人权”之类妄言恶意诋毁同族,并试图把这次事件当做实现其政治目的的良机,不计后果、疯狂猖獗。

甚至诋毁我们的“人权问题”,企图将之提交到联合国等国际舞台。

当初南方丝毫没有采取对事件来龙去脉的理智性判断和任何正确的解决方法的意志,疯狂助长同族不信任和敌对感,对现当局的无能吹毛求疵。

把同族伸出的善意之手诋毁为持刀之手,是保守集团的不治之症。

对于靠反朝对抗谋生的保守集团的做法,我们已经看腻了,但针对与此次事件关联的故意阴险之言没有停止,我们不得不提出严重关切。

我方军人判断南方居民不服检查而逃逸,不得不采取自卫措施,对于这一点南方已经了解很深。

那么,难道南方向我方事先通知过其居民游到我方水域吗?

保守集团所说的“尸体毁损”的真相也被南朝鲜军方早已大白于天下。

值得提醒的是,此次在西海海上发生的不愉快的事件,是因席卷南朝鲜全域的恶性病毒比任何时候都更为紧张和万分危险的时期,在敏感的热点水域没有管控好自己居民而引发的事件。因此,理应优先由导致不幸事件的南方来承担责任,这就是我们始终不渝的立场。

对别人指手画脚之前,首先要了解自己的行径,是合乎逻辑的行事办法。

如此对“人权”表示关心和重视的保守党羽,对近期发生的南朝鲜居民被美军装甲车撞死的惨不忍睹的事件只字不提,而且在军事分界线地区枪毙偷渡入境的南方居民,这样的你们还有什么脸面胆敢诋毁我们的“人权”?

保守集团的鲁莽之举的真正意图,在于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在南朝鲜社会掀起空前的反朝对抗和“清除容共”的狂风,而不是真正关心人的生命和人权,这点我们并不是不知道。

保守集团的种种凭空捏造和拙劣阴谋也都不能抹黑战胜一切自然灾害,树立尊重人民、爱护人民、重视人民之国风的高尊严的我国形象。

因为一小撮疯子为“篡夺政权”发了疯,不顾日益严重的民生恶化和恶性传染病事态,只顾同族对抗和党派斗争,拼命制造社会混乱,北南一日不得安宁,时刻被不和之乌云笼罩,这就是当今现实。

南方诽谤力度越过红线,企图将其化为国际性反朝阴谋骚动的阴险动向变本加厉的严重现实,再次动摇了我们迄今坚持的雅量和善意的底线。

希望偶发事件导致北南关系陷入僵局的不愉快前例不再发生,是我们的立场。

我们事前警告,南朝鲜保守集团的鲁莽的对抗妄动将会招致更大的灾殃。

 

书写

홈페지봉사에 관한 문의를 하려면 여기를 눌러주십시오
Copyright © 2003 - 2021 《조선륙일오편집사》 All Rights Reserved